2017年3月14日上午9時30分,山東省菏澤市中級法院刑事審判第二庭準時開庭,聊城大學原黨委常委、副校長孫蘭雨被法警帶上被告人席。這是繼2015年4月他被組織宣布調查後的首次露麵。

  如今的他兩鬢斑白,年近花甲,與之前春風得意的副廳級官員形象相去甚遠。此時,他麵對的是檢察機關對其貪汙、受賄兩項罪名指控。

  起步

  紮根基層仕途順遂

  1958年5月,孫蘭雨出生在山東省陽穀縣的一個小村子,18歲時他在當地的一家無線電元件廠找到第一份工作,但自我要求頗高的他並未滿足於現狀,通過努力,於1978年10月進入河北地質學院經濟管理係學習。畢業後,他在北京地質礦產部經濟管理幹部學院謀了份教師的工作,雖然在這個崗位上隻乾了短短兩年,但對於日後他進京協調各項事務提供了多方麵的便利。

  過夠了苦日子的他曾多次暗下決心,要靠自己的能力改變生活現狀。1984年10月,憑藉這一質樸的信念,他回到了家鄉陽穀,從縣政府辦公室的一名普通公務員做起,秘書、副主任、計委主任、副縣長、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直到2001年1月,他將人生最燦爛而寶貴的年華獻給了家鄉。

  2001年1月,孫蘭雨被調至高唐縣,在縣政府磨礪4年後,於2004年底被任命為高唐縣縣委書記,46歲便主政高唐。

  特權

  為腐敗埋下禍根

  2007年12月20日,《中國青年報》在頭版位置刊發報導《網上議政引發牢獄之災山東高唐“侮辱”縣委書記事件調查》。報導稱,2006年底,高唐縣民政局地名辦主任董偉、高唐縣醫院主治醫師王子峰和高唐縣一中體育教師扈東臣,因為在“百度貼吧高唐吧”發表對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一些看法,2007年1月1日,他們3人被送進高唐縣看守所刑事拘留,原因是涉嫌“侮辱”“誹謗”時任高唐縣委書記孫蘭雨。

  2006年12月20日左右,高唐縣民政局地名辦主任董偉喝了點酒,用臥室裡的電腦上網看了“百度貼吧——高唐吧”裡的帖子,有一條內容說“高唐進入全省六強,成為經濟領頭羊”。此時,董偉想到的是地方財政吃緊,他的“醫療保障卡”裡已經3個月沒有按時支付醫保費了。一時興起,他跟了兩條留言,一條是“孫爛魚更黑啊”,一條是“居家過日子都要量入為出,沒錢了,還搞什麼建設”。董偉認為,自己發帖子隻是表達對地方建設、地方領導的個人觀點,並無出格之處。

  “藉著酒勁兒發句牢騷”的還有高唐縣醫院主治醫師王子峰。2006年12月23日左右,王子峰中午喝了點酒,回到家裡,想到在醫院聽到有病人抱怨,說工資、醫保費用都沒有按時發放,就發帖子說:“高唐這麼好,怎麼搞得工資都發不出來?”還不指名地罵了縣委書記一句髒話。而高唐縣一中體育教師扈東臣更覺得此事莫名其妙,他表示自己根本沒有在網上發帖,是警方根據電話網址查到了他所在的中學,由於是公家的電腦,究竟是誰發的帖?說不清。

  此事被公佈後,一時間,孫蘭雨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引起有關部門重視。2008年2月1日,孫蘭雨被免去高唐縣委書記職務。

  “高唐網案”三名當事人因“黑”時任縣委書記孫蘭雨,竟在不到10天的時間裡就被精準鎖定、火速拘留,就連拘留所裡的影像也未經模糊處理就被“領導授意”循環播放5天。不得不說,作為“一把手”的孫蘭雨已將自己的絕對權威視為快速、直接解決問題的捷徑,其特權作風可見一斑,這也為他日後的種種作為埋下了禍根。

  謀財

  年均貪汙受賄100萬

  辦案檢察官告訴記者:“2008年出事以前他是追求政治上進步的人,免職對他的影響很大。”2008年2月被免職之後,孫蘭雨在仕途上看不到希望。賦閒在家又頭腦活絡的他便轉而將人生目標轉向了“謀財”。他違規出資創辦建築公司,由侄子在前台拋頭露麵,他在幕後利用職務便利承攬工程。自此,孫蘭雨開始利用其人脈與職權長期遊走於政府與企業間,長袖善舞,收益頗豐。

  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牽動全國人民的心。災後重建工作刻不容緩,賦閒在家等待安排的孫蘭雨轉任聊城市援川辦副主任、援川前線指揮部總指揮。這在旁人看來,頗有點“戴罪立功”的意味。工作期間,孫蘭雨也不忘“摟草打兔子”,順手撈一把。他在援川承建項目中發現了“商機”,將貪婪的手一次又一次伸向援川企業。有了之前辦企業的“經驗”,他開始在援川期間通過工程承攬等方式進行權力尋租,中飽私囊。2010年9月,孫蘭雨被任命為聊城市發改委主任後,利用職務的便利,開始了更加瘋狂的斂財。數額越來越大,從被動接受到主動索取,直至把手主動伸向公款公物。

  公訴意見書指出,從職務身份看,孫蘭雨在負責援川災後工作並擔任聊城市發改委主任期間,貪汙2次,貪汙數額76.264萬元,受賄56次,受賄365.836萬元;從犯罪時間看,2009年之後受賄犯罪56次,佔全部受賄犯罪次數96.55%,特別是2011年至2014年,短短3年間,受賄48次,在僅佔全部犯罪時間1/4的時間內,實施了82.76%的受賄犯罪及全部的貪汙犯罪,年均犯罪數額100餘萬元。

  錯愛

  由小腐變大貪

  整日忙於公務,顧不上家人,孫蘭雨對妻兒很是虧欠。不過,他解決這個問題的方式並不是因此空出時間陪伴家人,而是想盡一切辦法利用自己的職權為家庭謀取更多的錢財。家風不正是孫蘭雨腐敗的重要因素。

  辦案檢察官介紹,和每一位望子成龍的父親一樣,孫蘭雨對兒子要求很高,他也想在物質上給兒子多一些幫助。檢察機關的起訴書指控了2筆貪汙事實,而這2筆貪汙事實均出自這位糊塗父親對兒子糊塗的愛。

  起訴書顯示:2012年至2014年,孫蘭雨利用擔任聊城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的職務便利,採取截留收入不記賬、使用虛假髮票報銷的方式,先後2次貪汙聊城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公款共計76.264萬元。這些錢先後被孫蘭雨授意以他人名義購買了兩部轎車,供其子孫某在北京個人使用。

  在外人看來,孫蘭雨有一個幸福的家庭,雖然他因工作常年不在家,但作為“賢內助”的妻子能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條,兒子和孫蘭雨的老母親都能得到很好的照顧。出於對妻子的虧欠,在孫蘭雨看來,他隻能以更多金錢來回報她。於是“丈夫辦事,妻子收錢”,人們也不避諱地前往孫家中送去錢物,不知不覺中,妻子成為丈夫斂財的“代理人”,妻子沒有當好“廉內助”,讓孫蘭雨在泥潭中越陷越深。

  除了通過其妻受賄,起訴書還指控孫蘭雨通過其“特定關係人”受賄。從孫蘭雨“兩次利用職務之便採取高價售車的方式,從行賄企業謀得巨額賄賂,甚至收受住房一套送與特定關係人張某”的行為可以看出,孫蘭雨對這位“特定關係人”張某也是關愛有加。

  羞愧

  恨自己鬼迷心竅

  2015年4月,東窗事發,此時已官至副廳的聊城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的孫蘭雨不得不接受組織調查。2015年8月4日,山東省紀委監察廳網站發布對聊城大學原黨委常委、副校長孫蘭雨的處分通報,其中明確指出孫蘭雨“與他人訂立攻守同盟,轉移涉案財產,對抗組織審查。”

  據聊城市紀委廉政時評《對抗組織審查是錯上加錯》稱:“孫蘭雨覺察到組織要對其進行調查後,便大肆轉移、藏匿違紀違法所得,多次向其親戚、朋友等轉移字畫、首飾、黃金等貴重物品和現金,先後與他人訂立攻守同盟30餘次、涉及50餘人,向行賄人退回少量贓款贓物,並對行賄人進行威脅,企圖掩蓋其違紀違法事實,給組織審查製造障礙。當然,這些在組織審查麵前肯定是枉費心機。最終,孫蘭雨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沒收違紀所得,移送司法處理。”

  山東檢察機關辦案檢察官在辦案過程中發現,一開始孫蘭雨抱有較強的僥倖心理,每每等到證據確實充分,才肯交代自己的問題。為了轉變孫蘭雨的認罪態度,檢察機關派出精兵強將集結於此案,收效顯著。在大量證據麵前,在檢察官“不枉不縱”原則的感召下,孫蘭雨的認罪態度逐漸向積極的方向轉變。

  “今天我站在這裡,心裡充滿了懊悔、充滿了羞愧,充滿了對我自己的恨。我恨我自己不守底線,我恨我自己鬼迷心竅……”2017年3月14日中午12時40分左右,孫蘭雨主動起身進行最後陳述,從一開始就淚灑法庭。此前,在庭審過程中,孫蘭雨本人對檢察機關提出的所有指控均予以認可,案件將擇日宣判。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china/2017-5-2/news_content_15880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