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Retourner sur la première page du blog

為你傾盡了這天下

Le 23 May 2017, 06:48 dans Humeurs 0

 

媽媽,為了我,你已兩鬢泛出了白髮。媽媽,這麼多年,從未親口對Neo skin lab 美容你說過,我愛你。我不說,你也知道的,對嗎?你知道我是多麼愛你,為你,付出生命也願意。

母親是世間最偉大的人,母愛是世間最偉大的愛。為了子女,她可以犧牲生命,哪怕血的代價都在所不惜。我常常為之動容,為之流淚,媽媽,我最愛的媽媽,我何嘗不是願意為你,,只求你一世安康!

媽媽總把好吃的留給你,自己卻吃著粗茶淡飯。媽媽總給你買穿的,自己卻穿著破衣。媽媽告訴你她不喜歡吃那些,不喜歡穿戴那些,你相信嗎?媽媽是最會說謊的人,這些善意的謊言伴隨我們成長,到如今,剩下的只有深愛和更加愛,感動和更加感動。只想說,媽Neo skin lab 代理人媽我愛你!

媽媽,我已長大,我願為你分擔生活的憂愁,我願成為你最貼心的小棉襖,我願做你最知心的知己,聽你訴苦,陪你歡笑。想對你說,媽媽,辛苦了!

媽媽,眼見你的白髮越多,你的歲數越長,你的身體越弱,我的心針刺般的疼,似水流年,而你就是那如風般輕柔舒適的歌,是我心底永遠唱不完的一首歌。我愛你,直到我生命的最後一刻。我愛你,哪怕世界末日來臨。我愛你,亦如你愛我。

媽媽,我一顆感恩的心永遠都報答不了你此生對我的愛,那麼來世繼續還這一生欠下的相思的債。我的思念已匯成一條河,奔流不息,永遠未止。我的愛意已化成一縷風,伴你左右,縈繞你心扉。

媽媽,一年一度的母親節即將來臨,為此我已醞釀良久,只為一訴此生情。我怕我的筆墨不夠寬宏,道不盡我對Neo skin lab 騙你的感情。我怕我的指尖太過生硬,敲不出我對你的思念。這一份牽念,植根於心,永遠最深深的位置。

媽媽,讓我為你唱一首愛之歌,每一縷節奏都是我心的觸動,為你帶去我的思念。讓我為你點燃一顆心燭,每一滴都是我想你的淚水。讓我為你書一頁祝福,在此,我祝願媽媽平安健康!幸福快樂!一生一世!

一生看花相思老

Le 19 May 2017, 05:22 dans Humeurs 0


掠過流年的紗幔,於時光深處,那花、那景、那車鈴、那鉤月,那一幀幀驚豔時光的如煙往事,早已隨著資深歲月濃縮定影。美好的亦是短暫的,雖然不甘於此說,但此時又不得不認同此說。

當下草長蔦飛,蜂翩蝶舞,百鳥爭鳴,千花恣放,萬樹蔥蘢,人們儼然已進住到天然無雕飾的深春裏。薰風Pretty Renew 銷售手法搖曳媚影,頻遞微香,花開詩成、願景流韻、美色飛琴、伊人輕舞,可偏偏少了,那朵玫瑰簽發的愛情。

春深漸至,春花貌似已開到極致。花開酴醾,落瑛成陣。我心城處,又怎是平添舊憂新愁才能了事的。

風雨落花魂斷久,芳疏香少惹春廋。素人夜作傷新憂,獨立小橋風滿袖。生來多愁善感,此刻也只能寫一首小詩,打發自己坐愁紅顏老的心情……

並非想一個人佇立藍橋,或只是。曾暗自有過無數次奢求,期待心城那朵植入悠久的情花,能夠盛開在某一年的春水之湄。和著流年的草事花影,於一個轉身的距離,就可牽到一雙溫熱的手。一低眉,就會有一個寬厚安Pretty Renew 冷靜期暖的懷抱。一抬頭,就能看清那雙總是飽含深情卻只是出現在夢中的眼睛。而今除了一昧地思念,陪伴我的,只剩下無邊的孤單與落寞。

也許,你生來就是我命定的情劫;也許,你的出現及離開,都是讓我用來傾心與相思的;也許,你僅僅是出生在春天、出現在春天,但還未來及得住進有我的春天。

蝕骨的情憶,充斥著整個內心世界。思念的閘門一但打開,往昔裏每個微小的“幀花”,又一朵一朵地重新在心城處Yumei好用綻開。故草長蔦飛的春天一來,嫵媚妖嬈的桃花一開,我便獨立於月下藍橋,想你、念你、等你來……

貪官3年受賄48次年均百萬:自己辦事妻子收錢

Le 2 May 2017, 06:23 dans Humeurs 0

  2017年3月14日上午9時30分,山東省菏澤市中級法院刑事審判第二庭準時開庭,聊城大學原黨委常委、副校長孫蘭雨被法警帶上被告人席。這是繼2015年4月他被組織宣布調查後的首次露麵。

  如今的他兩鬢斑白,年近花甲,與之前春風得意的副廳級官員形象相去甚遠。此時,他麵對的是檢察機關對其貪汙、受賄兩項罪名指控。

  起步

  紮根基層仕途順遂

  1958年5月,孫蘭雨出生在山東省陽穀縣的一個小村子,18歲時他在當地的一家無線電元件廠找到第一份工作,但自我要求頗高的他並未滿足於現狀,通過努力,於1978年10月進入河北地質學院經濟管理係學習。畢業後,他在北京地質礦產部經濟管理幹部學院謀了份教師的工作,雖然在這個崗位上隻乾了短短兩年,但對於日後他進京協調各項事務提供了多方麵的便利。

  過夠了苦日子的他曾多次暗下決心,要靠自己的能力改變生活現狀。1984年10月,憑藉這一質樸的信念,他回到了家鄉陽穀,從縣政府辦公室的一名普通公務員做起,秘書、副主任、計委主任、副縣長、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直到2001年1月,他將人生最燦爛而寶貴的年華獻給了家鄉。

  2001年1月,孫蘭雨被調至高唐縣,在縣政府磨礪4年後,於2004年底被任命為高唐縣縣委書記,46歲便主政高唐。

  特權

  為腐敗埋下禍根

  2007年12月20日,《中國青年報》在頭版位置刊發報導《網上議政引發牢獄之災山東高唐“侮辱”縣委書記事件調查》。報導稱,2006年底,高唐縣民政局地名辦主任董偉、高唐縣醫院主治醫師王子峰和高唐縣一中體育教師扈東臣,因為在“百度貼吧高唐吧”發表對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一些看法,2007年1月1日,他們3人被送進高唐縣看守所刑事拘留,原因是涉嫌“侮辱”“誹謗”時任高唐縣委書記孫蘭雨。

  2006年12月20日左右,高唐縣民政局地名辦主任董偉喝了點酒,用臥室裡的電腦上網看了“百度貼吧——高唐吧”裡的帖子,有一條內容說“高唐進入全省六強,成為經濟領頭羊”。此時,董偉想到的是地方財政吃緊,他的“醫療保障卡”裡已經3個月沒有按時支付醫保費了。一時興起,他跟了兩條留言,一條是“孫爛魚更黑啊”,一條是“居家過日子都要量入為出,沒錢了,還搞什麼建設”。董偉認為,自己發帖子隻是表達對地方建設、地方領導的個人觀點,並無出格之處。

  “藉著酒勁兒發句牢騷”的還有高唐縣醫院主治醫師王子峰。2006年12月23日左右,王子峰中午喝了點酒,回到家裡,想到在醫院聽到有病人抱怨,說工資、醫保費用都沒有按時發放,就發帖子說:“高唐這麼好,怎麼搞得工資都發不出來?”還不指名地罵了縣委書記一句髒話。而高唐縣一中體育教師扈東臣更覺得此事莫名其妙,他表示自己根本沒有在網上發帖,是警方根據電話網址查到了他所在的中學,由於是公家的電腦,究竟是誰發的帖?說不清。

  此事被公佈後,一時間,孫蘭雨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引起有關部門重視。2008年2月1日,孫蘭雨被免去高唐縣委書記職務。

  “高唐網案”三名當事人因“黑”時任縣委書記孫蘭雨,竟在不到10天的時間裡就被精準鎖定、火速拘留,就連拘留所裡的影像也未經模糊處理就被“領導授意”循環播放5天。不得不說,作為“一把手”的孫蘭雨已將自己的絕對權威視為快速、直接解決問題的捷徑,其特權作風可見一斑,這也為他日後的種種作為埋下了禍根。

  謀財

  年均貪汙受賄100萬

  辦案檢察官告訴記者:“2008年出事以前他是追求政治上進步的人,免職對他的影響很大。”2008年2月被免職之後,孫蘭雨在仕途上看不到希望。賦閒在家又頭腦活絡的他便轉而將人生目標轉向了“謀財”。他違規出資創辦建築公司,由侄子在前台拋頭露麵,他在幕後利用職務便利承攬工程。自此,孫蘭雨開始利用其人脈與職權長期遊走於政府與企業間,長袖善舞,收益頗豐。

  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牽動全國人民的心。災後重建工作刻不容緩,賦閒在家等待安排的孫蘭雨轉任聊城市援川辦副主任、援川前線指揮部總指揮。這在旁人看來,頗有點“戴罪立功”的意味。工作期間,孫蘭雨也不忘“摟草打兔子”,順手撈一把。他在援川承建項目中發現了“商機”,將貪婪的手一次又一次伸向援川企業。有了之前辦企業的“經驗”,他開始在援川期間通過工程承攬等方式進行權力尋租,中飽私囊。2010年9月,孫蘭雨被任命為聊城市發改委主任後,利用職務的便利,開始了更加瘋狂的斂財。數額越來越大,從被動接受到主動索取,直至把手主動伸向公款公物。

  公訴意見書指出,從職務身份看,孫蘭雨在負責援川災後工作並擔任聊城市發改委主任期間,貪汙2次,貪汙數額76.264萬元,受賄56次,受賄365.836萬元;從犯罪時間看,2009年之後受賄犯罪56次,佔全部受賄犯罪次數96.55%,特別是2011年至2014年,短短3年間,受賄48次,在僅佔全部犯罪時間1/4的時間內,實施了82.76%的受賄犯罪及全部的貪汙犯罪,年均犯罪數額100餘萬元。

  錯愛

  由小腐變大貪

  整日忙於公務,顧不上家人,孫蘭雨對妻兒很是虧欠。不過,他解決這個問題的方式並不是因此空出時間陪伴家人,而是想盡一切辦法利用自己的職權為家庭謀取更多的錢財。家風不正是孫蘭雨腐敗的重要因素。

  辦案檢察官介紹,和每一位望子成龍的父親一樣,孫蘭雨對兒子要求很高,他也想在物質上給兒子多一些幫助。檢察機關的起訴書指控了2筆貪汙事實,而這2筆貪汙事實均出自這位糊塗父親對兒子糊塗的愛。

  起訴書顯示:2012年至2014年,孫蘭雨利用擔任聊城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的職務便利,採取截留收入不記賬、使用虛假髮票報銷的方式,先後2次貪汙聊城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公款共計76.264萬元。這些錢先後被孫蘭雨授意以他人名義購買了兩部轎車,供其子孫某在北京個人使用。

  在外人看來,孫蘭雨有一個幸福的家庭,雖然他因工作常年不在家,但作為“賢內助”的妻子能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條,兒子和孫蘭雨的老母親都能得到很好的照顧。出於對妻子的虧欠,在孫蘭雨看來,他隻能以更多金錢來回報她。於是“丈夫辦事,妻子收錢”,人們也不避諱地前往孫家中送去錢物,不知不覺中,妻子成為丈夫斂財的“代理人”,妻子沒有當好“廉內助”,讓孫蘭雨在泥潭中越陷越深。

  除了通過其妻受賄,起訴書還指控孫蘭雨通過其“特定關係人”受賄。從孫蘭雨“兩次利用職務之便採取高價售車的方式,從行賄企業謀得巨額賄賂,甚至收受住房一套送與特定關係人張某”的行為可以看出,孫蘭雨對這位“特定關係人”張某也是關愛有加。

  羞愧

  恨自己鬼迷心竅

  2015年4月,東窗事發,此時已官至副廳的聊城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的孫蘭雨不得不接受組織調查。2015年8月4日,山東省紀委監察廳網站發布對聊城大學原黨委常委、副校長孫蘭雨的處分通報,其中明確指出孫蘭雨“與他人訂立攻守同盟,轉移涉案財產,對抗組織審查。”

  據聊城市紀委廉政時評《對抗組織審查是錯上加錯》稱:“孫蘭雨覺察到組織要對其進行調查後,便大肆轉移、藏匿違紀違法所得,多次向其親戚、朋友等轉移字畫、首飾、黃金等貴重物品和現金,先後與他人訂立攻守同盟30餘次、涉及50餘人,向行賄人退回少量贓款贓物,並對行賄人進行威脅,企圖掩蓋其違紀違法事實,給組織審查製造障礙。當然,這些在組織審查麵前肯定是枉費心機。最終,孫蘭雨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沒收違紀所得,移送司法處理。”

  山東檢察機關辦案檢察官在辦案過程中發現,一開始孫蘭雨抱有較強的僥倖心理,每每等到證據確實充分,才肯交代自己的問題。為了轉變孫蘭雨的認罪態度,檢察機關派出精兵強將集結於此案,收效顯著。在大量證據麵前,在檢察官“不枉不縱”原則的感召下,孫蘭雨的認罪態度逐漸向積極的方向轉變。

  “今天我站在這裡,心裡充滿了懊悔、充滿了羞愧,充滿了對我自己的恨。我恨我自己不守底線,我恨我自己鬼迷心竅……”2017年3月14日中午12時40分左右,孫蘭雨主動起身進行最後陳述,從一開始就淚灑法庭。此前,在庭審過程中,孫蘭雨本人對檢察機關提出的所有指控均予以認可,案件將擇日宣判。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china/2017-5-2/news_content_158808.shtml

Voir la su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