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過流年的紗幔,於時光深處,那花、那景、那車鈴、那鉤月,那一幀幀驚豔時光的如煙往事,早已隨著資深歲月濃縮定影。美好的亦是短暫的,雖然不甘於此說,但此時又不得不認同此說。

當下草長蔦飛,蜂翩蝶舞,百鳥爭鳴,千花恣放,萬樹蔥蘢,人們儼然已進住到天然無雕飾的深春裏。薰風Pretty Renew 銷售手法搖曳媚影,頻遞微香,花開詩成、願景流韻、美色飛琴、伊人輕舞,可偏偏少了,那朵玫瑰簽發的愛情。

春深漸至,春花貌似已開到極致。花開酴醾,落瑛成陣。我心城處,又怎是平添舊憂新愁才能了事的。

風雨落花魂斷久,芳疏香少惹春廋。素人夜作傷新憂,獨立小橋風滿袖。生來多愁善感,此刻也只能寫一首小詩,打發自己坐愁紅顏老的心情……

並非想一個人佇立藍橋,或只是。曾暗自有過無數次奢求,期待心城那朵植入悠久的情花,能夠盛開在某一年的春水之湄。和著流年的草事花影,於一個轉身的距離,就可牽到一雙溫熱的手。一低眉,就會有一個寬厚安Pretty Renew 冷靜期暖的懷抱。一抬頭,就能看清那雙總是飽含深情卻只是出現在夢中的眼睛。而今除了一昧地思念,陪伴我的,只剩下無邊的孤單與落寞。

也許,你生來就是我命定的情劫;也許,你的出現及離開,都是讓我用來傾心與相思的;也許,你僅僅是出生在春天、出現在春天,但還未來及得住進有我的春天。

蝕骨的情憶,充斥著整個內心世界。思念的閘門一但打開,往昔裏每個微小的“幀花”,又一朵一朵地重新在心城處Yumei好用綻開。故草長蔦飛的春天一來,嫵媚妖嬈的桃花一開,我便獨立於月下藍橋,想你、念你、等你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