綿綿的秋雨一串串像珠子般掉落在厚實的大地上,旁若無人,肆意坦然。雨罷,秋風肆虐。一波波被位元堂 防掉髮卷起的葉子隨風飄蕩,或旋轉或翻飛,漫無目的,靈魂無依。透過窗棱的秋風帶著落地的窗簾隨意的搖擺著,四下無人的寂靜讓整個屋子更顯得空蕩蕩,一首曲子迴圈播放著心事,也往復著回憶。

就這樣,找到了些許曾經的感覺。一個人獨處時內心的想法會源源不斷,或許是靈魂得到了妥帖的安放,那些心思如脫了韁的野馬,肆意飛馳。

很久,很久,沒有這樣的時光了。一個人,一首輕音樂,一季的心事。

伴著音樂,靜靜地思索,沒有哀愁,也不興奮,不用掩飾,亦無需強裝,只是在獨處的時刻才能做回真實的自己,心內無波無瀾,像極了秋日裏無風的湖面,安靜,透明。無人打攪,無事纏繞。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任指尖在鍵盤上飛舞躍動,任思緒在多維的空間位元堂 防掉髮裏徜徉翱翔。

曾不喜熱鬧不戀繁華,只因身處其中茫然不知所措,不知該說什麼做什麼,處處覺得自己格格不入,觥籌交錯間真假難辨,爾來我往間糾葛不斷,那不是自己的舞臺,也不是自己的世界,更不是這具凡胎能生活的盛世。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害怕孤獨,卻又貪戀孤獨。

乍一聽起來似乎很矛盾,實則不然。怕是因為塵世的浮華太容易感染一個人腐化一段情,讓一個個個體變得沒了自我,沉浸在虛妄的世界裏,忽視了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交流和傾訴,無話不談變成了無話可說,你“眼中的我”變成了你“心中的我”,謂之珍藏於心,其實心中眼裏已被”精神的鴉片“全然佔據,這種自位元堂 防掉髮欺欺人式的自以為是讓兩顆心越走越遠,親情,友情,愛情,無一不是。

你,那麼近,又那麼遠,我望著你,你卻看著別處,我欲言又止,你”遊走他鄉“,我想挨著你近一點再近一點,卻始終感受到那點不可逾越的鴻溝。多少親密無間的你我在每一個不可複製的今天錯過了明日拿來回味的劇本,後來的後來,無數的你我變成了彼此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