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來,風雨無阻,同行的人來來去去,最後發現,真正懂你的猴棗末人無幾。歲月的流逝教會人學著淡然,可終究是有一份慈悲之心,會懷念往昔的純真與深刻,會想念隔著距離的美,會不舍放棄用心經營的這一切,還有那些熱忱和善意的人。譬如文字,譬如空間,如你。如果你沒有感受過溫暖,自然不會留戀這一方精神的家園。如果你不曾擁有過真情,自然不會堅持那一顆夢想的初心。可,我都有。我不是所有人的信仰,但有人因我而發光,我只願,那些堅持著的用靈魂起舞的人啊,繼續在,花香了四季,你就是詩,詩就是你。還有什麼比取悅自己的心更自在的呢?無論此時或經年,你若還在這裏,我便不離不棄。

人生縱是有晴有雨,只消在心底植一樹菩提。快樂時,看一看外面大好的世界,日月山河,藍天白雲,盡享春光的明媚。悲傷時,拈一縷花紅,與時光靜好。萬事淡然處,風雨眼前過。生活,不只有眼猴棗末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願老去之時,雲水禪心,只聞花香,不言悲喜。

眼前是空曠無垠的土地,寂寞的風將無遼的心事放飛在思緒中,凝結成冰冷的寒刺綻放在文字中成為記錄傷痛的執鳶者。然後一抹發梢將眼前的遐意盡數遮掩,成就一場漆黑的落幕。時常,看到那些細碎的光影從身邊流淌而去,指尖穿過的是青春的流逝,不斷撕扯著黑夜的彷徨。好像每個夜空都是黯淡無光,用悲傷化作最後一抹璀璨,想要留雲借月。無奈朦朧的月光終究還是沉寂在破曉的星辰下,感覺一夜之間整個人再度蒼老了很多。

沐浴著清風遊走在空蕩蕩的城市。沉靜,在寂寞中無言以對,孤獨或許源於一份思念,糾結著無法拉扯也梳理,為何幸福於我像是一場寂寞的煙花,絢爛卻短暫。我知道再多眷戀不管不顧的思念也無法將昊天罔猴棗末極的愁緒沉澱,只能任憑它將自己折磨得神經錯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