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你用沙子堆起一座座堡壘,然後在旁邊勾勒出了我的輪廓,那時的你德善健康管理曾經說將來我們的家也會那麼霸氣,我笑笑而不語,從來不知道這些目標實現起來有多麼的難。幼稚你的固執的不肯認輸,用手做望遠鏡,天真的望著海的另一邊的奇跡。

我們一起在沙灘上暢想著,手印清晰的刻在上面,夕陽的餘暉淡淡漂過海岸線,沒有風,海面深淺不一的倒映著你我的影子。魚兒浮過,不知道要遊向哪里。傍晚了,我一個人站在原地,看不見路,高高的海浪拍打著海岸,瞬間將我圍成一個圈。不知道哪個才是地平線。陽光還是那麼明媚燦爛,。那些年,那種笑,始終讓我魂牽夢縈,那個人,離我而去了麼?

人生的這趟郊外之旅,既然選擇了就沒有辦法再回頭。我雖後悔選擇,卻沒有商量的餘地。好想認輸,卻又那麼不甘心就這樣半途而廢了,不忍心將這些現有的全部丟棄。

一個人,一座城,一生心疼。我可以把自德善健康管理己的故事寫的那麼真,卻無法寫進你的心裏。空氣凝化著悲傷的氣流,再也觸不到你微笑的臉頰。我一直在苦苦走著那些曾經走過的路,試圖再尋點你殘留的餘跡,什麼天長地久,說什麼陪我到永遠,那只是你編織好的謊言。而我卻傻傻的沉浸在其中,終被你的背叛所傷,好在我還有孤單。

現實總是殘酷的,連我想你都顯的那麼蒼白無力,眼淚訊速在思念中澎脹開,開出了一滴一滴的不知道名的血色花在心裏一點點蔓延。留不住你的人,我只能牽強的去微笑,我怎麼就停在你設的牢籠裏,怎麼可以那麼傻?

沉默,還是沉默,我歸勸自己,不要悲傷,沒有什麼大不了。可是我卻沒有辦營養師法做到釋然。那些回憶在心中苦苦掙扎著,我已被困得要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