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能耽誤一群人,也能成全一群人,只是我們的準星線要找到,是樹立自己的本能,還是駕領導能力馭自己的觀摩,讓數字成為自己的計算格式,讓人群樹立自己的心算,開始每一步的經驗起航,做一個準備十足的人,保持每天的學習,保持每天的鍛煉思維,擁有敏捷,擁有不臨其境的計算,擁有不沾其事的躲在避難,才是一道學問,可是在生存的背後必須懂得一句話,用腿站立只是活著,活出奮鬥的精彩去。

朋友在倒楣之前,你要去做個壞人,去說一些拒絕的話。朋友在危險的時候,你不能用沉默對待,因為人心是多變的,他也會躲過很多事去成長。朋友說出的良心,還是自己坦白的語言,若不能限制,後算,人問,就會成為酒肉過後各自分離的朋友。不能在哪里都認識朋友,自己一輩子最好的朋友是自己,如果自己放棄,把朋友這個名字抹殺,也許自己的路過風景,心觀猜測,都會成為滴水石穿,找不到答案,人生必須看透多一點,掌握一下度量,改變表達,改變進退。

有一張紙,是面子也好,是格局也好,我們很少面對面去提出危bioderma 卸妝水險的建議,我們很少在朋友困難的時候去幫助,對自己來說,如果把朋友當人,還是想交朋友,必備的條件是,有過人的心思,有過人的計算,有過人的閱讀去分析,不然會出現酒場惹了心情亂,話場惹個不快意,得到的朋友成為敵人,還背負一身的閒言碎語,別人不會對著自己說,自己也不好意思去問,同樣的格式出錯,自己就會繼續犯錯。

父母給的生命,太陽給的溫暖,空氣給的生存,食物給的心跳,我們是看到還是聽到,未必能用感恩的心去奉獻智慧的語言,未必能用奮鬥的路途去創造一個別人的閱讀,未必用拒絕的方式去幫別人擋住危險,也許就是因為駕馭能力,溝通能力,閱讀方式,才讓我們的心醉了,眼不能和思維連接,導致身臨其事的時候頭皮真菌無法面對,導致自己說別人的故事,浪費自己的心情,講別人的危險,刁難自己的名字。